blog

如果没有民主责任,船只保密将导致糟糕的政策

<p>关于澳大利亚政府是否已经向走私者支付费用的秘密突显了其处理寻求庇护者政策的方式存在更深层次的问题</p><p>在实现其政策目的时,扣留有关政府行为的信息会破坏其对澳大利亚人民的民主责任</p><p>雅培政府躲在“运营事项”的口号背后,拒绝为其政策行动作出说明已经司空见惯</p><p>工党反对派现在也拒绝就涉及支付的类似策略被用来“扰乱”政府时期的人口走私贸易的指控发表评论</p><p> 2013年9月上任后,雅培政府立即开始将庇护政策置于保密面纱之后</p><p>它任命安格斯·坎贝尔中将负责“主权边界行动”</p><p>当时移民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坎贝尔的陪同下,在每周的简报会上仅提供有关政府寻求庇护者政策的一般信息</p><p>保密会破坏民主责任</p><p>澳大利亚有一个代表性和负责任的政府体系</p><p>这意味着政府代表人民管理</p><p>人民要求政府承担责任的主要方式是通过选举投票</p><p>但在选举之间,人民有责任参与其代表的决定</p><p>为了有效地做到这一点,人们需要有关政府如何以他们的名义执行政策的信息</p><p>当政府执行有争议的政策时,保密就是两端</p><p>它使政府能够通过原本会受到严厉质疑的手段来实施政策,并使人们不必质疑政策,并对以其名义进行的有争议的行动负责</p><p>目前庇护政策的运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p><p>如果我们不知道政府为实施这些船只所需的时间长短 - 或者如果我们只是在事后发现,那么就更容易接受政府“通过钩子或骗子”制止船只的政策,以及质疑政府的行为为时已晚</p><p>澳大利亚人民发现只有在他们被发现滞留在印度尼西亚海岸线后才将寻求庇护者转移到橙色救生艇上</p><p>他们发现政府已经遣返了41名斯里兰卡寻求庇护者而没有在事件发生数周之后接受庇护申请</p><p>保密鼓励制定糟糕的政策</p><p>如果政府认为它可以秘密做事,那么鼓励它们参与那些完全没有道理的秘密做法</p><p>对人口走私者的付款可能是“可操作的”</p><p>毫无疑问,政府的利益并不是要揭示它们的制造</p><p>毕竟,对此类支付的了解可能会鼓励人口走私,而不是阻止它</p><p>这也可能损害澳大利亚与印尼的关系</p><p>印度尼西亚副总统优素福·卡拉(Jusuf Kalla)将支付款等同于贿赂,并表示,如果确实如此:在双边关系中,这种行为绝对是不正确的</p><p>但是,这就是需要公开信息的原因</p><p>毫无疑问,如果政府知道这些信息是公开的,那么就不愿意付款</p><p>关于政府行为的信息非常重要,不仅是因为人们可以审查特定的政策行动,而且还会使政府受到其行为受公众注视的影响</p><p>关于据称向人口走私者付款的问题,总理托尼·阿博特证明他拒绝证实这是因为我是在支持我们的机构,而不是破坏他们</p><p>这说明了政府角色的混乱,以及信息在使政府承担责任方面的作用</p><p>官僚机构是政府的核心部分</p><p>他们履行行政机关的意愿,因此需要与部长们一样接受同样的审查</p><p>政府应该支持其代理机构是正确的</p><p>但是,在一个运作良好的民主国家中,

查看所有